主页 > 曾道仁点特玄机201707 >
六合精英为什么王实甫算不进元曲四大家?
发布日期:2019-10-04 11:44   来源:未知   阅读:

  www.452222.com避免走向“致命的,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因为他写的东西不能算是正统的元曲。元曲每本以四折为主,在开头或折间另加楔子,每折用同宫调同韵的北曲套曲和宾白组成。如关汉卿的《窦娥冤》等。流行于大都(今北京)一带。明清两代也有杂剧,但每本不限四折。 散曲,盛行于元、明、清三代的没有宾白的曲子形式。内容以抒情为主,有小令和散套两种。

  王实甫(1260年-1336年),名德信,大都(今北京市)人,祖籍河北省保定市定兴(今定兴县)。元代著名戏曲作家,杂剧《西厢记》的作者,生平事迹不详。王实甫与关汉卿齐名,其作品全面地继承了唐诗宋词精美的语言艺术,又吸收了元代民间生动活泼的口头语言,创造了文采璀璨的元曲词汇,成为中国戏曲史上文采派的杰出代表。

  著有杂剧十四种,现存《西厢记》、《丽春堂》、《破窑记》三种。《破窑记》写刘月娥和吕蒙正悲欢离合的故事,有人怀疑不是王实甫的手笔。另有《贩茶船》、《芙蓉亭》二种,各传有曲文一折。

  展开全部王实甫的代表作品是《西厢记》,算是元杂剧,而非散曲,其他作品影响力并不大,所以不能与“元曲四大家”并名。

  元曲四大家指关汉卿、郑光祖、马致远和白朴。元曲四大家与元曲四大悲剧和四大爱情剧的作者并不是一一对应的,元曲四大悲剧是:关汉卿的《窦娥冤》,白朴的《梧桐雨》,马致远的《汉宫秋》还有纪君祥的《赵氏孤儿》。元曲四大爱情剧:关汉卿的《拜月庭》,王实甫的《西厢记》,白朴的《墙头马上》还有郑光祖的《倩女离魂》。四大南戏是:荆、刘、拜、杀:《荆钗记》、《白兔记》、《拜月庭》(不是关汉卿写的)和《杀狗记》。

  元杂剧又称北杂剧、北曲、元曲。元曲包括元杂剧和元代散曲两个部分,它在金院本的基础上孕育发展而形成的,正当南戏盛行之际,北杂剧走向成熟。13世纪后半期是元杂剧雄踞剧坛最繁盛的时期。四折一楔子的结构形式是其显著的特色之一,“一人主唱”是元杂剧的又一显著特点。元杂剧唱与说白紧密相连,“曲白相生”。

  元杂剧还有一些特点,如剧本注重舞台性,角色分工类型化,漠视生活外部形态真实,以类型化、象征化的手法,表现剧作的内在情绪,作家流逸的情思与本质性的真实生活相结合等等。完全具备了戏曲的本质特征,它走完了戏曲的综合历程,是严谨、完整、统一的,又是个性鲜明的戏曲艺术。

  元杂剧是在金院本和诸宫调的直接影响之下,融合各种表演艺术形式而成的一种完整的戏剧形式。并在唐宋以来话本、词曲、讲唱文学的基础上创造了成熟的文学剧本。这比之以滑稽取笑为主的参军戏或宋杂剧可说已起了质的变化。作为一种成熟的戏剧,元杂剧在内容上不仅丰富了久已在民间传唱的故事,而且广泛地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现实,成为广大人民群众最喜爱的文艺形式之一。

  在我国,元曲与先秦散文、汉赋、唐诗、宋词、明清小说一样是古代文学史上的瑰宝,是一支绚丽璀璨的奇葩。准确地讲,元曲实际上指的就是元杂剧。元杂剧是在宋金时期诸宫调的基础上成长起来的文学样式,是一种把歌曲、宾白、舞蹈表演等有机结合起来具有独特民族风格的戏曲艺术形式。元杂剧可分为旦本(由年轻女主角主唱)和末本(由男主角主唱)两种。流行于宋元时期,成熟于元代。元杂剧体制的通例是四折一楔子,有唱、科、白,由一个角色唱到底,每折戏只能用一个宫调。一折相当于现代戏曲的一幕或一场,是音乐的组织单元,情节发展的自然段落。“楔子”一般放在第一折前对故事做简要介绍,或放在折与折之间类似过场,篇幅短,位置不定,起衔接作用,使剧情结构紧凑。每本杂剧只能有一个主角,演出一个完整的故事。女主角称正旦,男主角称正末。六合精英,女配角有副旦、外旦、小旦等,男配角有副末、外末、小末等,此外还有扮演刚猛凶恶人物的“净”,即“大花脸”,扮演滑稽奸刁人物的“丑”,扮演老妇的“卜儿”,扮演老翁的“孛儿”,扮演官员的“孤”,扮演不知名的“杂”,以及外末、贴旦等。在杂剧的末尾,用两句或四句对子概括戏的内容,叫“题目”、“正名”。一般取末句作杂剧的名称,如白朴的《唐明皇秋夜梧桐雨》的题目是“安禄山反叛兵戈举陈玄礼拆散鸾凤侣”,正名是“杨贵妃晓目荔枝香唐明皇秋夜梧桐雨”,并且取末句中最能代表杂剧内容的几个字作为戏的简称,即《梧桐雨》。

  这些特点从全日制普通高中语文课本第四册第四单元的重点课文关汉卿的《窦娥冤》(节选)可见一斑。课文节选的是全剧的第三折,有唱(唱曲),有科(即动作),有云(即白,也就是对白),从始至终只有正旦角色窦娥一个人在唱,并且唱的是一个宫调—“正宫”调,至于以下的“端正好”、“滚锈球”、“倘秀才”、“叼叼令”、“快活三”、“鲍老儿”、“耍孩儿”、“二煞”、“一煞”、“煞尾”都是“正宫”调下的曲牌名称。无疑,关汉卿的《窦娥冤》正是元杂剧的典范。换句话说,如果不符合以上规定,剧本再好,也不能称其为元杂剧。正是有了以上根据,元代著名戏曲理论家周德清在他的《中原音韵》中才把元代最著名的四个杂剧作家关汉卿、郑光祖、白朴、马致远正式称为“元曲四大家”,或称“关郑白马”。明代著名戏曲理论家何良俊在《四友斋丛说》亦附会此说,并且得到其他文艺理论家的公认,到了清朝和近代更是成为学界的一致看法。